这份工作让他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命 | GE创想志_工业互联网+_智慧城市_智慧医疗_智能制造_EPC_通用电气官方博客
这份工作让他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命
2019 . 11 . 22
 


这份工作让他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命

 

David Bates是GE医疗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沃瓦托萨市的一位知识产权律师,53岁的他已经参加过16场马拉松、17场山地自行车比赛!现在他又在筹备自己的第八场越野滑雪比赛——American Birkebeiner,这是一个每年都会在威斯康星州北部举行的50公里越野滑雪比赛。

 

 

作为一名业余的竞技运动员,Bates二月份就开始了跑步训练。但在一次仅5公里的跑步训练后,他突然感到身体非常不适。Bates说:“当时我感到非常不安,我告诉同事,希望周一你们还能见到我。但事情并没有像我祈祷的一样。”

 

到了晚上,Bates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人类正常心率为每分钟50次,Bates的心率却已经飙升到100次/分钟。虽然穿上了冬天的厚外套,还戴上了帽子和手套,但Bates依然无法驱走寒意,他窝在被子里发烧到快39度,晕厥过去了多次。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愈下,Bates动身去了家附近的小诊所,医生迅速叫救护车把Bates送到了最近的医院。

 

护士们在接诊后15分钟内给Bates进行了静脉注射补液,胸部X光检查,并给他注射了抗生素。30分钟后,验血结果证实Bates感染了脓毒症,当人体对感染产生免疫应答过度出现损伤自身组织和器官时,可导致器官衰竭甚至死亡。随后,Bates的肾脏开始衰竭,如果不马上采取治疗手段,其他器官也将迅速衰竭。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每年有3000多万人感染脓毒症,可能导致600万人死亡。任何感染者都可能发展成脓毒症,而其中一些易受感染的人群比如老年人、艾滋病和肾病患者的风险更高。Bates的病是由链球菌引起的,不属于易感染人群。这次会发展成脓毒症也完全是突发的。

 

Bates住进了医院的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开始按照脓毒症方案进行抗生素及液体治疗,研究表明脓毒症方案可改善预后。Bates说:“虽然很不幸地得了脓毒症,但我还是很幸运。”尽管Bates的身体情况并不好,但他发现了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情——在他诊断、监护、治疗和康复期间,医生用了很多GE医疗的设备,X光、CT、监护仪和超声成像系统,这些正是由他来帮助保护知识产权的设备。

 

Bates在医院住了四天就很快康复了。离开ICU四天后,他参加了“American Birkebeiner”滑雪比赛。完成了三分之一赛程后,他和女儿在援助站一起帮助其他滑雪者。Bates说:“当我从医院出来后,我发现不能把生命中的一切都视为理所当然。当我看到GE的医疗设备和知识产权被用来拯救我的生命时,我对我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

 

 

Bates的故事说明了快速诊断的重要性。现在,GE医疗正和合作伙伴研究如何能更快速地诊断脓毒症。2017年末,GE医疗与罗氏集团合作,开始构建人工智能系统“Virtual Collaborator”(正在研发,还未获得FDA认证),它能整合患者的电子病历和其他信息系统的数据,并对患者感染相关疾病的风险进行评估。Bates曾在患病前就与罗氏进行了这个项目的谈判,现在他也正在努力保护该项目关于脓毒症相关的知识产权。

 

这些解决方案能让医务人员优先服务最需要的病人,尽可能提高时间效率,帮助医生在脓毒症发作前就控制住病情。

 

俄勒冈州波特兰市OHSU Health的成人重症监护医学总监兼首席医疗能力官Matthias Merkel说:“在发现、治疗和监测脓毒症方面,时间至关重要。”作为俄勒冈州健康与科学大学(Health & Science University)的一部分,这家医疗机构正准备推出GE医疗的脓毒症应用程序,作为其医院指挥中心的额外支持体系。

 

Merkel说:“电子病历中有各种基于生理数据的预警系统,目前的挑战在于系统对数据的解读可能会碰到一些问题。比如,脓毒症患者会在几个小时内心率升高,出现疼痛、血压低、发烧等症状,而与此同时很多术后恢复的病人也会有这些症状。这就会导致预警系统会根据大部分患者的情况,来判定这是术后的正常现象,但实际上患者可能会发展成脓毒症。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患者就需要进行专业的医疗诊断计划。”

 

 

分享按钮



这份工作让他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命

这份工作让他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的命

 

David Bates是GE医疗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沃瓦托萨市的一位知识产权律师,53岁的他已经参加过16场马拉松、17场山地自行车比赛!现在他又在筹备自己的第八场越野滑雪比赛——American Birkebeiner,这是一个每年都会在威斯康星州北部举行的50公里越野滑雪比赛。

 

 

作为一名业余的竞技运动员,Bates二月份就开始了跑步训练。但在一次仅5公里的跑步训练后,他突然感到身体非常不适。Bates说:“当时我感到非常不安,我告诉同事,希望周一你们还能见到我。但事情并没有像我祈祷的一样。”

 

Add new comment

验证码
参照图片输入验证码
Image CAPTCHA
请输入图片里的字符(不区分大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