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层医疗培训:基层种子医生的“非凡”之路
基层种子医生的“非凡”之路
2015 . 9 . 29
 


出成都往南,过眉山,行路三百里,可达乐山。再行数百里,即为大凉山。

乐山市下辖4区5县,其中被称为“两边一川”的马边、峨边、沐川三县,多有彝族同胞居住,均属国家级贫困县。

乐山市五通桥人民医院拥有400张床位,目前只拥有16排探测器的CT设备,无法实行冠状动脉的血管成像这样的检查项目。

然而比设备更匮乏的,是基层医疗人才。

2005年,何树森从沐川县人民医院跳槽至五通桥区人民医院时,放射科只有2个医生轮班,后来经过努力发展到了14人。但去年一年,科室又走了3个优秀技师。

“基层医院收入不高,工作量大,导致人才短缺,优秀的人才也会不断流失。” 何树森说道。除了工作收入微薄之外,工作压力大强度高,也是人员流失的原因。

与非凡者同行:基层医疗人员需面对高强度高压的工作环境。

在不远的乐山老年病专科医院,放射科主任郭娟每天都如齿轮般忙碌地旋转,这里的医生、护士有日均150到200人的诊断量,已经连续三四年没有任何固定的下班时间,只要有急诊,就一直在一线。

“我们放射科的医生虽然门门都不精,但还是得样样都懂,就像全科医生一样。”作为基层医疗人员,郭娟深刻感受到基层医疗面临的实际问题。她迫切希望学习三甲医院的诊断技术和科室管理模式,改变基层诊断水平,尽管目前一些专业医疗培训让她学到了很多,但她渴望学到更多。

在这种情况下,GE医疗和中国医师协会开始合作,探索更好的培训模式。

与非凡者同行:基层医疗人员培训是中国医疗行业的重要课题。

从2011年开始,GE医疗已经在北大人民医院等地启动了基层医疗培训活动,连续四年开展了40余场以县级医院以下医疗机构为主的基层医师培训,参加培训人员超过7,000名。其中,80%的医生,来自于基层。

郭娟曾经参加过GE基层医师培训,每天从十点开始上课学习,先观摩技术诊断,再学习理论授课,下午参加病例诊断,晚上继续看片子、讨论交流。而教师讲课是根据影像内部实行临床应用的分组,又有足够的时间在技术组和诊断组看片子,她觉得这样的学习非常全面。

与非凡者同行:基层医生郭娟从GE基层医师培训中获益良多。

基于前四年的经验,今年,中国医师协会与GE医疗中国公司正式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成立了全国基层影像医师培训基地,将中西部地区基层医师的技术培训提到了系统、规范化的层次。希望以基地医院为核心,以点带面网络辐射区域内医院或乡镇卫生所。

“经过与专家的沟通,我们发现10来个人是最适合的培训方式,老师几乎可以达到一对一授课。就像郭娟这样,等她回到乐山后马上可以培训她的下级。十几个人教出上百个,这样一个基地就能培训几千个人,10个基地一年就是几万个人,影响力绝对大于现在的一年几千个人。” GE医疗大中华区市场战略总监徐一智说。

目前来看,培训效果显而易见。针对老年血管壁硬化、肾功能衰退的特点,郭娟率先在所在医院开展脑血管造影等技术;此外也尝试做一些高端体检项目,如腹部和盆腔MRI检查。

与非凡者同行:基层医疗培训能够快速提升基层医疗品质。

“开展这些技术的第一个星期,我们在常规体检项目中就发现了一例细胞瘤和一例胰腺瘤,而最初这名老年病患也只是被查出来有些血糖偏高而已。这一重要发现,让我们赶到了巨大的欣慰和荣誉感。” 郭娟说道。

郭娟、何树森和无数中国基层医生,就这样开始了“妙手仁心”的新征程。

分享按钮



基层种子医生的“非凡”之路

出成都往南,过眉山,行路三百里,可达乐山。再行数百里,即为大凉山。

乐山市下辖4区5县,其中被称为“两边一川”的马边、峨边、沐川三县,多有彝族同胞居住,均属国家级贫困县。

乐山市五通桥人民医院拥有400张床位,目前只拥有16排探测器的CT设备,无法实行冠状动脉的血管成像这样的检查项目。

然而比设备更匮乏的,是基层医疗人才。

2005年,何树森从沐川县人民医院跳槽至五通桥区人民医院时,放射科只有2个医生轮班,后来经过努力发展到了14人。但去年一年,科室又走了3个优秀技师。

“基层医院收入不高,工作量大,导致人才短缺,优秀的人才也会不断流失。” 何树森说道。除了工作收入微薄之外,工作压力大强度高,也是人员流失的原因。